伽持云野思华年,蓝如春水青如天

A samgharama yokes the drifting clouds the way a spring river meditates on the celeste sky

关于伽蓝

伽蓝工作室
Samgharama Atelier


工作方式:家居设计与手工产品销售,具体见顾客须知或者直接和我们联络。
作品范围:装饰画;服装服饰;家居软装;文具;礼品;
取材:自然材质布(棉麻丝等)、绳;皮革;木头;藤;金属;树脂等
工艺技法:编织、刺绣、雕刻、绘画、镶拼、焊接、木工等等。

伽蓝的蓝,是蓝中之蓝。
Samgharama`s blue, is blue of the blue.

伽蓝是一个人,也是一家工艺品店。她取材布、木头、皮革、金属,制作自己设计的装饰画、家居饰品、服饰,把对自然的感觉贯注其中。

蓝鸟四方阵、斑马、遁形的蜥蜴、非洲鱼,伽蓝的作品充满着大自然的气息。无论荒凉,还是寥廓,秋天原野上的云,夏日茂盛的花草,都沉淀在麻布与木框之间。

所有作品都由伽蓝手工组成员完成。我们有装饰画系列,有些是麻布工艺,比如非洲鱼框画,有些是皮雕,例如样版化的人物,还有绘画作品。金属和树脂的吊牌,布的手镯等,组成了我们的饰品系列。休闲服装、个性挎包、小件的零钱包、手机袋、笔袋,让生活充满自我风格。房间里的窗帘、靠垫,桌子上的杯垫、酒瓶套,无一不体现伽蓝的个性特色。这一切希望您能与我们分享。

伽蓝也是一个工作室,我们写软件、做网页、画画、做音乐。在这里我们为着统一的理想去奋斗,我们欢迎每一个想了解伽蓝的人,也欢迎你的参与。如果你喜欢伽蓝的作品,希望能够和我们合作,请您和我们联系。

Easy to Use

Phasellus facilisis, nunc in lacinia auctor, eros lacus aliquet velit, quis lobortis risus nunc nec nisi maecans et turpis vitae velit.volutpat porttitor a sit amet est. In eu rutrum ante. Nullam id lorem fermentum, accumsan enim non auctor neque.

Multi-Purpose

Phasellus facilisis, nunc in lacinia auctor, eros lacus aliquet velit, quis lobortis risus nunc nec nisi maecans et turpis vitae velit.volutpat porttitor a sit amet est. In eu rutrum ante. Nullam id lorem fermentum, accumsan enim non auctor neque.

Responsive Design

Phasellus facilisis, nunc in lacinia auctor, eros lacus aliquet velit, quis lobortis risus nunc nec nisi maecans et turpis vitae velit.volutpat porttitor a sit amet est. In eu rutrum ante. Nullam id lorem fermentum, accumsan enim non auctor neque.

Our Portfolio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What People Say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img

Sed ut Perspiciatis Unde Omnis Iste Sed ut perspiciatis unde omnis iste natu error sit voluptatem accu tium neque fermentum veposu miten a tempor nise. Duis autem vel eum iriure dolor in hendrerit in vulputate velit consequat reprehender in voluptate velit esse cillum duis dolor fugiat nulla pariatur.

Alice Culan - UI Developer

最新消息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雪的故事 Snow story

雪的故事 Snow story

伽蓝 Jan.14,2017 1:14 于深圳景田
Photo by Ralf
samgharama Jan.14,2017 1:14 In Shenzhen JingTian

  ralf, 我跟你说一个雪的故事,我自己的。

当我18岁的时候,我爱上我前夫。那时通讯非常困难,我们只能写信,打电话非常贵,而且很难找到电话。但是一封信要在路上走5-8天,所以即使我收到信,已经是一个星期前的事了。但是我们每天一封信,有时候两封。

我每天要去寄信,取信,我们住在一个很大的学校里,要走半个小时才能到门口的邮筒。

那个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大概有20cm厚。

我在一块没有人经过的雪地上,写了他的名字,画了心。雪很厚,大概两个月都没有化,没有人经过,保存得非常好。我每天经过,在那里站半天,然后出去,再回来,再看半天。

有时候,信没有到,我失望而回。想念太深,我会在他的名字前面哭。

可是日子总要过,希望总在。有时候一次拿到好几封信,我会唱着歌、蹦跳着,开心地一路尖叫跑回家。

这个故事无法再写下去了,因为和真实版的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一样,烟花绚烂过之后,一切归于沉寂。

那是1989年,将近三十年前,那会儿只有信。现在这些信在阁楼里静悄悄地躺着,无声无息,静待老逝。

现在是多维空间了,可是为什么我们比那时还难?我没有他的任何音讯,我 是他手里的风筝,那根线,我看不到头。

ralf: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你总是哭。
我:爱是如此辛苦,但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要去追寻?
ralf:因为爱让你飞,像一只鸟儿。

 

  ralf, Let me tell you a story about snow, my own.

When I was 18 years old, I fell in love with my ex husband. that time communication was so difficult that we could only write, Calling is very expensive, and it’s hard to find a phone. Even to the extent that a letter to go on the road 5-8 days, so even if I received the letter, it is already a week ago. But we write a letter every day, sometimes two.

I have to go every day should to send a letter,and retrieve letter,
We live in a big school, take half an hour to get to the door and the mailbox.

That winter, a lot of snow, about 20cm thick.

On a piece of snow that had no one been passed, I wrote his name and drew a heart. The snow is very thick, about two months have not changed, no one passed, very well preserved. I pass every day, where to stand for a long time, and then go out, and then come back, look at a long time again.

Sometimes, the letter does not arrive, I am disappointed and return. Missing too much, I will cry in front of his name.

But the day is always over, hope always exists. Sometimes I get a few letters at a time, I’m singing and dancing and screaming happily run back home all the way.

This story can not be written down more, because same with the real version of the story of the prince and the princess, like the fireworks after the gorgeous, all attributed to silence.

It was 1989, almost thirty years ago, when only the letter. Now these letters in the attic quietly lying down, waiting for the soundless and stirless grow old, and die.

Now the time it’s hyperspace, but why are we so hard more than that time? I don’t have any tidings from him. I’m a kite in his hand, that line, I can’t see the end.

ralf :Its a sad story, you cry often.
me:Love is a sad thing. But why do we always have to go to find it?
ralf :Because love lets you fly like a bird.

梦回农机校

梦回农机校

Sep.2 2011   伽蓝 于 深圳景田
曲目:Mána (Mother)
专辑:Colours of Love
艺人:Loudovikos Ton Anoyion
年代:2000年
厂牌:Network Germany
豆瓣 douban
也许看起来音乐和文章没有关系。可是当我写这些文字,出来的就是这首音乐了,那么是不是有关系呢?至少在我的脑子里。
我想是有关系的。而且关系密切,虽然语言我不懂。可是曲调,可是感觉,它就是我梦回我心爱的院子里跟我飞奔同步的那首歌。
无论你是否明白。
========================
梦醒,4:30,梦到我回到阔别多年的农机校。我沿着走了无数遍的路从大门口飞奔回家。在大门口,交通车驶过我,开车的刘福海一边开车,一边回头看我说,让我看看你老了多少?看到奔跑着头发飞扬的我,他感叹,还是一样啊。早晨上车的地方有辆车停着,车上有人在叫,司机说去哪里,我笑一下继续回家。
我从2号楼后面的小路穿过老篮球场那片树林,这栋楼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有变化了,不过我还是循着最早时候的路在走。小树林里里依旧大树森森,数十棵半人粗的法国梧桐好像从没有改变过,从我小时候。想起前阵子南京的绿丝带活动,全市的人去保护那些老树。97年那次我写过一篇《想念南京》,今夜的梦里,它们仍在。
小树林里这片地方被称为“篮球场”,里面是个正方形,被切成4片场地。三片是土的,一片是水泥的。3号楼旁边是水泥地的场子,靠路边有一个高低杠,小时候我每天放学会做在其中一个槽里做作业,直到学生们下课来锻炼,我会不耐其烦地下来走掉。后来我长大一些,开始跟着外公学打网球。跟外公一起出来,他会让我在这儿打,他自己去老平房教室那边,也就是他以前上课的地方。这两块墙是院子里最平整的墙,墙前有足够的回球的地方。当然,他那里不如篮球场好。我后来才知道他每次是在让给我最好的位置。那时不懂。
外公給我在墙上画了二条线,一条是网线高,一条比网线高10cm。规定我只许打第二条线。有时候如果我不在,他就会来打这条线。几年下来,这条线被球的痕迹实实地压出来,都是我们一球一球的印记。水泥场和3号楼之间有个台阶,我总是从下面跃上去捡球,再从上面跃下来。无数次的重复。
后来大舅舅全家回南京了,和小方叔叔和赵老师经常在篮球场上拉网练球。我偶尔充数双练。篮球场总是回荡着大舅舅训斥我的声音。我才想起外公很少训我。
斜角对穿小树林,有成拐角的两排平房。我看到有一家人门口坐着几人在拉家常。我好像一直不太记得这两排房子里住着什么人。我微笑着听着他们说话,继续飞奔。经过早已经消失的一片灌木,到了大路,大路那边是老食堂。以前我会穿过老食堂,到食堂后面的花圃。可是妈妈说,老食堂右边的路和房子改成了浴室。她小时候一次放学,夕阳西下,就在食堂后面那条路上,碰到过一只狼。她一个人,不敢动,狼站在路中看着她,已在落下的余晖从狼身后印照过来。对峙了数秒,狼一个跃起,消失在旁边高大的草丛中。她跑回家。
我很多次在这个地方回想起这个场景,但我长大的年代已经没有狼在农机校的领域出没了,甚至没有妈妈说常在山上见到的竹叶青。但山上到处都可以见到蛇蜕的皮,还有一点点妈妈他们小时候野地里的影子。老食堂右边很多年前就劈出来一片场地做了围墙,成了护桥部队。我小时候跟着别人找到一条好玩的路上学,就是从护桥部队爬过围墙,上长江大桥的辅桥,爬过铁路,翻过下面一个小山包,穿过东门镇子的小巷到学校。这条野路上有很多收获,例如小山包上有一种树,长着很像毛笔的嫩芽,我采了来去上书法课,被老师骂。还有曾经写过的我在铁轨上游荡,不知道转过那片小山是哪里,有一次走过去想看看会走到哪里。
护桥部队的围墙很高,有一次我终于掉了下来,被部队的兵捡到,以后跟他们交了朋友。每次翻过去,他们总给我好吃的,有一次他们的官还帮我举着胳膊用他那支手枪打了一枪。当然我还举过冲锋枪,不过我不记得有没有打过了。但好重,这是我留下的唯一印象。
我很多次想,将来有一天等我长大了,我还可以记得他们,并找他们玩。可是发现他们一拨拨地换人,我始终无法再见到走掉的那些人。悲哀了很久。有个兵安慰我,把我带上了辅桥上的岗亭,我于是非常开心了。
护桥部队的围墙下长了很高很高的草,不知道为什么营养很好,草长这么高还很嫩。那时妈妈在阳台上养了几只鸡,我每天回家要喂鸡。我发现鸡很爱吃那种草,于是每天去割草,回去喂它们。它们总是很雀跃。我当时很自以为,它们吃了我喂的草,可以每天多生几个蛋。虽然我从没有证实过。我想妈妈从来不知道我这个愿望。
下午温暖的太阳下,常常有我在那里割草的样子,旁边会有经过的人认识我的问我在干吗,我骄傲地站起身子,伸手給他们看,说我在割草给鸡吃。
不过在梦里,我看到的是一片浴室,好像要穿过浴室我才能过去。浴室我穿过去了。到了苗圃。
我看到有两个孩子在苗圃里踢球,大为愤怒。过去训斥他们。让他们不许再去。立新楼前有个老太太是我熟识的,帮我训斥他们。这让我想起这就是院子里的规矩。只要是院子里的人,谁都可以维护正义和道德和规矩,我记得看到外公训斥破坏公物的学生,旁观的人嚷嚷着并找到这个学生的班主任来。所有的人都是家长,每个人都以这个学校为荣,维护它,和保护它。我真为这样的风气骄傲。
有一年我和爸妈过年时候爬深圳的塘朗山,有人乱扔橘子皮,我过去阻止。爸爸担心我吃亏,妈妈支持我去。如果都像我们院子里多好。那么哪里都很干净漂亮了。
立新楼还在,梦里,我亲爱的立新楼。老爸买了一个儿童对话机,只有300米线,可以从二楼外婆家拉到三楼我们家。这样我们就不用每次站在阳台上喊人了。我经常从我们家阳台翻墙翻到隔壁杨红家,实在是因为那个阳台太好翻了,比从走廊上走方便多了。
三楼小梅每天在墙上画身高线,每天摸高。后来她真的长得比我高,比她父母高很多。一度我很后悔没有坚持下来天天跟她摸高,以至于我没她高。
阿三的小房间和我的小房间是我们打闹的天地。尤其是我的房间。每天放学回家,我们俩第一件事就是到我的房间里打架。打完了再做功课。他老实憨厚,每次到我要哭就停手了,但为什么我们总要打呢?我看了一下我的手掌,上面被他用铅笔扎出留下的蓝黑印子终于看不见了,不过已经过去了快30年了。
大舅舅打了新的木头衣橱,放在我房间里散味道,我把被子枕头放进去,给自己做了一个小窝。我和阿三一起窝在里面,不亦乐乎。虽然他对我这样的举动相当不理解。
还有每天晚上袁公公会把楼道大门关上。下棋迟归的老爸于是就在寒冬的深夜里,用小石子砸我们的窗,叫醒妈妈让她下楼开门。
外公和外婆在二楼,我去跟他们打招呼,有个女孩问我要网上聊天的记录,我在网上找——哦,对了,我时空穿越了,我把梦和现实、把过去和现在混合了。
可是我真的一直在想,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里,有时候想到会想哭。
我想篮球场上那片积雪,我初恋的字印在上面;我想山上旺盛的枸杞子,我每天去游荡,带了小篮子采给外公泡酒;还有外公带我去看后山上上的那条明代城墙,告诉我为什么一块块方砖上有字;
还有山里的防空洞,后门的点将台,老爸说是韩信点兵点将的地方。还有图书馆上的梅花,旁边炮兵和空军还有技校,这些地方我无数次游历。一点点大的我,放学后,把书包放在厨房,带了小剪刀和篮子,就去一个人游荡。人家说山上不安全啊,妈妈说,有什么不安全,这些地方我们小时候都玩遍了。我会一个人站在城墙上面,看远处太阳在土地上一片片褪去;在群立的坟头间采了死人花,但不能带回家;或者挖了很多荠菜回去给妈妈做汤;帮邻居摘菊花涝做菜,立新楼前的菊花涝长得好疯了,一楼的人吃都吃不完;过年过节我去每家帮忙做小点心,麻花、蚕宝宝、包子、花卷;还有妈妈每晚训练我去倒垃圾练胆子,立新楼旁边有个很大的垃圾箱,上面就是后山,晚上总是鬼影幢幢的,隔壁的陶旭每次悄悄到楼梯口等我陪我一起,但终于被妈妈发现了,不让他陪我,结果我太怕沿着楼走,把自己掉进了一个废弃的下水道洞。
我每每想起要哭。
我真的想哭。寂静的夜里,我为我逝去的一切,为我不能再回来的记忆之中的所有想哭。
就好像农场,我总有一天还要回去一样,我总有一天,还要回去我心爱的农机校。即便已经物是人非,即便过去的永不再返,可是我清清楚楚记得每处,外公外婆走过的,妈妈舅舅们走过的,我走过的。虽然现在很多人都搬出了院子,住到了城里,或者像我一样离开了南京,不过农场也好,农机校也好,南京也好,我总是要回来。
到那一天,不再是梦回。
天快亮了,我帖完这些照片继续回去睡,这些是03年春节拍的,妈妈说立新楼要拆了,你回来拍点照片吧。
相机:逝去的nikon fm2
我和外婆:
立新楼我们的阳台窗:
从立新楼我们的阳台望向我们后来住的新楼:
我亲爱的杨红一家子:
从立新楼网雪后的前山:
教室前参天的法国梧桐:
防空洞大门:
外公的教室和外婆妈妈的办公室:
教练场旁的池塘:
余晖下的后山:
夕阳下的立新楼西墙:
我的立新楼: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邻居的耳朵 http://ear.duomi.com/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邻居的耳朵
以及链接地址: 梦回农机校
邻居的耳朵,有观点的聆听。微博@邻居的耳朵网站 微信公众号:linjudeerduo2012
(Visited 582 times, 1 visits today)

以下文章推荐了类似的好听歌曲

2015年12月26日 — 【爱的学徒】Bird n’ Tree (7)
2015年12月16日 — 尾巴 (7)
2015年11月23日 — 老板,来一碗伤痕 (8)
2015年10月29日 — 天堂监狱 (8)
2015年10月20日 — 第一个 (6)
2015年09月27日 — 孩子,愿你被温柔相待 (6)
2015年09月16日 — 虎牙 (11)
我们还好么
【有声电台】Vol.199 You are my sunshine

100 Responses to “梦回农机校”

沙发?
彩糖皮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16
果真是沙发 哎 沏杯茶慢慢听
kbdkb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16
表示这个沙发浪费了。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18
照片很美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36
唉,fm2还是很无敌啊
Silence、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19
KBKBKBKBKBKB
____________________by Silence 、
彩糖皮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34
怎么浪费了呢?
kbdkb 回复:
一月 16th, 2012 at 13:35
看了一下文章再评论果断被抢啊。
彩糖皮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50
这文让我想起我小学时学校后面的豌豆尖儿
还有小白花
我曾经刨出来一棵土豆发现它还没长大
于是我就把它埋回去
日盼夜盼 等它长大了就烤它
十二月 2nd, 2011 at 12:13
豌豆尖被吓跑了···
农机,我恨这个词。
伽蓝 好久不见
这些图片好清新好温暖
____________________by Silence 、
kbdkb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21
某地的农机管理局,是我一生抹不去的痛苦回忆。
Silence、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23
那回忆是不是特KB?
___________________by Silence 、
kbdkb 回复:
一月 10th, 2012 at 00:36
岂止KB,呵呵,不提也罢。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36
呵呵,关键是这些场景现在可能没了
kbdkb 回复:
一月 10th, 2012 at 00:35
该走的终究会走,不管是人,亦或是物。他们能留给我们的,只是回忆。
上着专业课的时候拿着爪机看文章。
却是怎么都抢不到杀花的了。
kbdkb 回复:
一月 10th, 2012 at 00:36
好好学习吧,考前突击要不得。
-慕霓丶 回复:
一月 10th, 2012 at 23:09
考前突击ing啊…
该是私密的文字与音乐
拿来这里分享
就大不一样了
每个人脑子里
都有的那些
发黄的破旧的衰败的苟延残喘的记忆
其实
原本色彩斑斓耀瞎你的狗眼
看着我的眼神、、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1:55
皮叔很适合一句话
想得到人群的赞美,你就要骑着驴进城
十二月 5th, 2011 at 00:37
葡叔 是这样么
伽蓝
好久不见
————
喜欢那些带着记忆温度的照片
伽蓝的文总是让人觉得无比的静逸
我舒服的靠在椅子上
微闭着眼睛
放空自己····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45
呵呵,红小豆好。这一年实在太忙,上次有天休息,有个已经开头了,也告诉nous了呢,结果还是没写完。没办法,只要拼命挤啊挤啊
已经不是梦回了哦…
不管精神上,还是空间上你都回去了…有图有真相…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45
是啊是啊,这么写一下心里好受多了,所以夜里4:30梦醒挣扎了一下,还是爬起来写了
来听音乐的
图片很是喜欢
温暖
我亲爱的杨红一家子那张图
真心让我微笑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48
嗯嗯,当时我窝在那么一家子人里可温暖了
好特别的音乐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48
这张碟整张都很不错,推荐啊
哈哈,agree,在床上躺着那位很有喜感
❀serenade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12:03
是吧是吧
那图片真有爱
我想起了老家的人
伽蓝的记忆里 有我喜欢的梧桐树。。。。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49
我也爱:)握手握手
伽蓝来了,好温情的照片和文字。每次回南京都有物是人非的感慨,要是哪天连法国梧桐都没了,我想我会很难过的。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50
梧桐没了会很糟糕,不过还有其他的:)虽然我不在南京,但还是想到南京就心满意足
不知怎么,看得我鼻子发酸
赵王河,老河堤,窑洞,桥洞,罐头厂,白胡子山羊,黑花色小猪,妈妈的围裙,爷爷的二胡,红光微闪画有齐天大圣的老式灯笼,还有我调皮放进在灯笼里的炮仗。。。
打住吧,再游离下去我怕我会落下泪,我怕我会哭出声
有时候就让回忆肆意些,让心在现实与梦境之间游走,
或许,我想,偶尔也可以脆弱一下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51
没事没事,脆弱吧,脆弱挺美好的
我爸在农机校上班,我小时候他带我去那里打过鸟。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52
咦!!!这位也是跟农机校有渊源的?嘿嘿,不容易啊,这可不容易
不错不错
常常在睡梦中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大院。
如今的她也老了,快要被拆了。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2nd, 2011 at 20:52
赶快回去拍照去
图片很美 很温暖
———–
人总是这样
当被回忆肆意的折磨的时候
总归是需要一片净土
回忆的东西总那么美,看着看着就着迷了。
音乐很好听 听得心理酸酸的。。
图片 美
听着歌看着文,突然看到那些照片,一瞬间就想起了过去。
“寂静的夜里,我为我逝去的一切,为我不能再回来的记忆之中的所有想哭。”
也是为记忆里的自己吧
好舒服的歌~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17:56
你思维太敏感,写东西的人喜欢你这种人,现实的怕你这种人:)
是啊。一看到这题目就感觉特亲切。现在依稀记得小时坐老爸自行车大梁时那欢快的心情,以及农机校院内一排破旧的砖房,还有路两旁很高很高的杨树。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17:57
农机校是个很小的地方,52年建校至今人也就那么几千号人,没想到这儿还碰上:)很是高兴
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最近来到耳朵,对于文章,总是看不进去。。。
但看到这些图片,觉得好淳朴。。
nikon fm2
我心里的圣器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17:57
握手
我很早就想說,我喜歡你這個姑娘。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17:58
嗯?敏感地问一下
很喜欢这个曲调 让我想起跟我一同搭火车的那些退伍老兵 不知怎的 就湿润了眼眶
怎么弄头像啊啊啊啊啊啊啊
伽蓝
真的好久好久不见
想起了我的那座山那个乡
眼睛红了
回忆那么美
让人心碎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17:59
偶尔来一把,写点默默唧唧的文字,还能认识上这么些同好音乐的朋友,是件开心的事
让我想起了好多好多,那些回不去的
这首歌;
让我想起了朴树的《白桦林》。
一样的忧伤;一样的充满回忆。
世界一天天的变,我们的回忆也越来越多。
所以,我们需要“照片”。
如若不然,我们连承载回忆的东西都没有。
老去时,又如何回想的起小时侯的那片蓝天;那边土地;和那曾经存在过的农机校。
照片里的事物 和我家好像
但是 我无法放弃现在的一切
图片文字和音乐很搭配的、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17:59
谢谢。就是为了这个选这首歌
有回忆是幸福的。。。。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18:01
有人回应也是幸福的
我想认识你一下可以么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23:35
当然可以:)
liuyuetian2008 回复:
十二月 10th, 2011 at 17:16
能给我个邮箱或者qq什么的联系方式么,我刚刚毕业工作,现在回来也只能听听音乐,还有农机院是哪个农机院??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13th, 2011 at 10:19
qq:21563047
南京农机校,52年建校。现在叫做南京农业大学农业工程学院
你写的,总是让人感觉不一样
暖暖的旧照片
很喜欢
看你的文字让人变得细腻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6th, 2011 at 23:35
我希望你快乐:)
去过一次南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渗透着点点阳光的梧桐
伽蓝 回复:
一月 11th, 2012 at 20:26
如果有一天,你再去南京,记得找一辆自行车,从中山东路骑出去,经过大行宫,经过紫霞湖,经过古城墙,经过梅花山,经过……
经过我记忆中清晰但现在可能已经改变的若干,到中山陵那边,一路从梧桐叶子下面飞过,还有清冷的风从耳边掠过
如果有这一天,你一定要这么走一趟
当然如果有一天,你再去南京,请去我的农机校,和我上班的中山陵那一带一样,都是我深爱的南京,记忆里永远美好的南京
照片
——多么温磬…
配乐
——勾起回忆…… 惆怅!
伽蓝 回复:
一月 11th, 2012 at 20:27
快了点,新年来了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的
伽蓝 回复:
一月 13th, 2012 at 00:07
嗯:)
看着太熟悉了,毕业五个月,离开后才知道珍惜,真的
伽蓝 回复:
一月 18th, 2012 at 21:42
也是农机校的?
你好,这支歌太好了,从哪里可以下载啊,谢谢
伽蓝 回复:
二月 6th, 2012 at 18:51
給我你的email吧
确实亲切、确实引人回忆、89-93曾在那个叫农机校的飘过!!!
感觉真好,只是农机校已经没了
伽蓝 回复:
四月 30th, 2013 at 21:08
在在,还在,92年最后一次回去拍的。虽然很多变了,但记忆一直在
现在是农大的工程学院了~
伽蓝 回复:
四月 30th, 2013 at 21:08
嗯,早就是了,不过我们习惯还会这么称呼
呵呵,那个时候还没变:)
很喜欢这些淡淡的文字,还有色块模糊的照片。。有记忆并且保存着的感觉真好啊
伽蓝 回复:
三月 11th, 2014 at 23:20
谢谢:)
很亲切、很熟悉、温暖而美丽
伽蓝 回复:
五月 7th, 2016 at 09:06
三子?
不错哦,赞一个,求认识,求回访 http://www.xevip.cn
今天看到要关停了。心中这个怅然。跟最后一个贴:
– Ω ναι μαμά! Θα μπορούσα ακόμα και να μην ξέρω ότι πέθανες και να σε φαντάζομαι ζωντανή, εκεί, καθισμένη στην πολυθρόνα σου ή απασχολημένη με κάποια δουλειά του σπιτιού. Αλλά εγώ κλαίω για άλλο μαμά. Κλαίω γιατί εσύ, δεν μπορείς πια να με σκέφτεσαι! Όταν στεκόσουν καθισμένη εκεί, στη γωνία σου, έλεγα: “Εάν εκείνη με σκέφτεται από μακριά, είμαι ζωντανός για κείνην”. Κι αυτό με στήριζε, με παρηγορούσε. Τώρα που πέθανες, εσύ δεν μπορείς πια να με σκέφτεσαι όπως σε σκέφτομαι εγώ, δεν μπορείς πια να με νιώσεις όπως σε νιώθω εγώ! Κι ακριβώς γι’ αυτό, μαμά, όσοι πιστεύουν πως είναι ζωντανοί νομίζουν πως θρηνούν τους νεκρούς τους, κι απεναντίας, θρηνούν το δικό τους θάνατο, τη δική τους πραγματικότητα που δεν υπάρχει πια στη συνείδηση εκείνων που έφυγαν.
Λουίτζι Πιραντέλο “χάος” (από το διήγημα “συνομιλία με τη μητέρα”).
当年找不到这个资料,现在很轻易地就找到了。那么耳朵也差不多命数已尽了。

发表评论

Logged in as 伽蓝. Logout »

Luar Na Lubre-Memoria da noite安魂曲

Luar Na Lubre-Memoria da noite安魂曲

伽蓝 Apr.7, 2009 15:38  于深圳假日作坊

艺人: Luar Na lubre
歌曲: Hai Un Paraiso
发行日期: 29-03-2004
发行厂牌: Warner Music Spain
Tracklist:
01 – Luar Na Lubre – Hai Un Paraiso
02 – Luar Na Lubre – O Meu Pais
03 – Luar Na Lubre – Uah Lua (Folla Do Visco)
04 – Luar Na Lubre – Memoria Da Noite
05 – Luar Na Lubre – No Mundo
06 – Luar Na Lubre – Bivadavia
07 – Luar Na Lubre – Corme
08 – Luar Na Lubre – Achecate
09 – Luar Na Lubre – Canticas Alfonso X
10 – Luar Na Lubre – Versus De Luz
11 – Luar Na Lubre – Pando
12 – Luar Na Lubre – Uah Lua (Folla Do Visco) (Remix – Bonus Track)
13 – Luar Na Lubre – Hai Un Paraiso (Remix Carlos Jean – Bonus Track)
视频:
这首歌让我感动的程度,胜于当时看《放牛班的春天》音乐会视频。
这个歌手、乐队、拍摄场景,还有气氛,当然最重要的是音乐,让我着迷得无以复加。
蓝色的门,蓝色的夜色,绚烂的爬山虎的墙,水泥的朴素的地,然后就是那一队面容平和的乐队成员,主唱,风笛手,吉他,鼓,键盘,提琴手,还有提琴手换档时一个竹片箍边的小军鼓。
当然当然,当我看到这个乐队其他歌比较闹的场面和音乐时,我提醒自己,不要为一个曲子或者一段视频去爱上他们,因为这只是他们的一个面。
不过,在这里,让我爱他们吧:)
乐音一起来,马上就被乐队间洋溢着的相互欣赏认同和默契吸引。还有诸多这姑娘的动作。她是非常有礼和训练有素的,前奏里,姑娘先是双手背后,侧对着乐队,微笑等待;然后她双手拿起谱,侧肩倾向乐队的仪态,仍是侧对着乐队。然后正曲开始,她转向麦克风。
起音的时候,她用小腹吸气,然后气从背上滚过去的小动作,看得赏心悦目,知道这个音出来将会完美。
我马上想起我亲爱的孙老师教的大落滚。膀子的起势、落和角度,还有肩背、下巴、额头、腰和腿的绵韧。一切的控制有余和吐息有度。
然后再是她每个换气,用鼻息将换气吃掉。吐字非常清晰和歌唱性,每个词的咬音和化。还有把力度咬在嘴里,轻轻收掉。用甩肩去收音。甚至感觉到精巧的头发和耳朵都在配合。
她自己已经非常习惯和感觉良好,所以眉毛的扬起,都是一致的感觉。镜头转换到两个吉他轻轻的扣弦和拨弦时,一切如此默契和完美。
我能感受到她手指抓谱纸的力度,甚至肩窝力度收敛下出现的弧度。
而那个蓝色的风笛,那个蓝色的风笛手——是,这会儿他就是蓝色的,他是整支曲子的灵魂和主导,他眼帘低垂,似乎只是沉静在自己的演奏中,沉浸在气流里,他的手指不是他自己的,他的乐器不是他自己的,他的身体也不是他自己的,这会儿,都在音乐里。甚至,他身不由己,他跟着音符在宛动。
而姑娘等待间奏时无声的随唱也在轻轻不经意的额首里表露。
慈眉善目的提琴,端庄的风笛,手指从容的吉他,又跟上了温厚的女声。
键盘似乎是唯一不进入的人。他背靠着搭着自己外衣的椅子,连发型都是硬小生。表情象他的合成电声一样不苟。
我再度看到姑娘控制住的痛苦。那痛苦也在我的面容和心里重叠。但在下一个小节,慢慢缓解。她把好几个附点都拉平了,跟乐队小小的有个错落,我没法想象和接受还有其他的处理办法。
再一度起来的时候姑娘温婉地看乐队,扭向自己的唛的动作极其自然和流畅,是不经意间的优雅。我不懂西班牙语,不会念他们的音,但看着姑娘每个每个的音节转出来,似乎我也可以像她一样去吐词,而毫无抗拒地去跟随她。
在偶尔的有点小“咬牙切齿”的音节后,她会自己微笑着下去,给自己一个小自嘲。
可随后姑娘出现了一点点小不集中,她的右手做了一些小手势,去弥补自己音色中的恍惚和放任。
随后她放下谱纸,等待尾声。
她的蓝灰的裙子这会儿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房间和这个气场。
乐队知道要结束了,他们保持着节奏慢慢走下去。甚至红衣的鼓还扬扬眉毛做了小表情。
姑娘又加入了最后的吟唱,这会儿是放松的,不需要两只手持谱的紧张。因此她的脑袋也摆动了。眼睛看着不远的几步之外的近前,好像那里有一个东西接住了她的目光,然后再回来。
4:51时姑娘和风笛的相互微笑,也让我微笑起来。我想起来很多年前,我和其他人在台上的所有细节小动作。
细碎的小军鼓,键盘大和弦的按键,整个乐队放缓的脚步,和姑娘预示性的一个个音节,和镲急速的轮点,结束了。
姑娘的脑袋做了一个很大的弧度,转向了乐队,微笑
延伸阅读:
一个民族的流亡史,就是一部让人敬畏的辛酸史。
与众多来自欧洲曾经流亡民族的乐队一样,Luar Na Lubre这句西班牙语翻译成中文貌似就是安魂奏鸣曲的意思。主唱SARA LOURAO VIDAL的声音充满着流浪和艰辛生活所带来慨叹,给人一种悲凉的感受……加利西亚的Luar Na Lubre 音乐中也表现着在这种长期背井离乡,冷雨飘泊中无限忧愁与向往。
加利西亚地区位于西班牙的西北角,比较不同的是此地音乐更多的受凯尔特文化的影响。而Luar Na Lubre则是该地众多于优秀民族音乐团体中最为优秀乐队中的一支。
已经有点记不清是怎么知道Luar na Lubre的,可能是在某次唱片试听的时候,偶然注意到这支西班牙民谣乐队吧,当时甚至不知道Luar na Lubre如何念。可能你会奇怪,既然是西班牙的民谣乐队,照理说一般听来应该以浓厚的弗拉门戈的音乐风格为主,为何听起来却是凯尔特风格呢?其实 Luar na Lubre来自西班牙的西北角加里西亚地区,此地区的音乐风格,更多的是受凯尔特高地民族文化的影响。Luar na Lubre在音乐创作上也多根植于传统再寻求创新,让传统民谣音乐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从而焕发出强大的艺术生命力。他们从古谱里收集素材,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音乐创作。他们的音乐根植于传统的加里西亚文化,但并不排斥现代文化的影响。和其他西班牙本土乐队有点不尽相同,加里西亚地区的音乐几乎也就是凯尔特音乐的浓缩精华版本。不过和其他现代凯尔特乐队类似的是,他们在音乐创作上也多根植于传统再寻求创新,让传统民谣音乐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从而焕发出强大的艺术生命力。他们从古谱里收集素材,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音乐创作。
组建于1986年,通过重新演绎那些悠久歌谣,Luar Na Lubre将西班牙西北部凯尔特人区加利西亚省的音乐传统带到了国际舞台。被当地的权威报纸授予最佳加利西亚民族奖,其后乐队继续翻新创作他们的家乡音乐。在1992年认识英国音乐家,作曲家Mike Oldfield,Luar Na Lubre的音乐才华深受Mike Oldfield的赏识,多次受邀参与其音乐制作,值得一提的是乐队还参与了Mike Oldfield的Tubular Bells III伦敦音乐会及世界巡演.而这些增加的爆光率也促成了这个组合凭借1997年的专辑Plenilunio赢取了他们的第一个金碟。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邻居的耳朵
邻居的耳朵,有观点的聆听。微博@邻居的耳朵网站 微信公众号:linjudeerduo2012
(Visited 203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以下文章推荐了类似的好听歌曲

2011年05月4日 — 蓝贝 (85)
2011年03月6日 — 你用一张CD骗她上床(一) (77)
2010年07月29日 — 还记得当年隔壁班的那个人么 (93)
2012年10月3日 — 散落一地的年华 (103)
2011年03月19日 — 欧洲手风琴的小城镇情调 (103)
2011年03月13日 — 你的名字是生灵 (68)
2011年03月11日 — 生命的祭奠 (69)
失控的胖子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91 Responses to “Luar Na Lubre-Memoria da noite安魂曲”

我要下载这首歌曲
听听治疗失眠
科学家包大师 回复:
三月 25th, 2010 at 22:51
失眠还听音乐干嘛。直接脑后一闷棍,你就睡过去了。
落墨于斯 回复:
七月 18th, 2011 at 14:32
头像很不错~
如果是治疗失眠,推荐他们的这张碟里的02 – Luar Na Lubre – O Meu Pais
:)
伽蓝 回复:
四月 30th, 2011 at 07:34
我在土豆上了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EiLydiJQTg/
珈蓝,来点民间艺术家的作品吧
伽蓝 回复:
四月 22nd, 2010 at 23:12
tintin,上了一个,请听:http://tt.kxting.com/?p=2576
好听,伽蓝的文字好细致
伽蓝 回复:
三月 26th, 2010 at 19:38
嘿嘿,tintin好,你怎么定义“民间艺术家”?请给我一个概念,我找给你
伽蓝 回复:
三月 27th, 2010 at 23:52
谢谢:)
太喜歡這個了。。。。
伽蓝 回复:
三月 27th, 2010 at 23:51
同感:)
好舒服的音乐啊。
嗯,要闭上眼睛来享受=v=
当水手刀告诉我一天就上一首的时候,我脑子里炸了一下,那要上到猴年马月?
哈哈,今晚纠结的是上卡雷拉斯的南美弥撒还是sting跟老帕的天使之粮?
科学家包大师 回复:
三月 26th, 2010 at 21:25
慢慢来,不着急。吊着人民群众的胃口吧。
伽蓝 回复:
三月 26th, 2010 at 21:35
哈哈,好的,包大师
伽蓝好久没推荐音乐了啊,强烈思念
伽蓝 回复:
四月 13th, 2010 at 01:28
遵命,今晚上:)
想起来了,安妮曾用这首做blog的背影音乐
我以为这首歌的MV应该会张扬着唯美的,事实却是出奇的朴质平和随性,偶尔夹杂些不和谐音符,用中提琴的低音突出,还有开头我不认识的管乐器。。有种清丽的出众
伽蓝 回复:
四月 13th, 2010 at 01:31
这首歌当记谱下来去吟唱的时候才卓显魅力:
旋律线简单到死,玩笑似的来回地跳房子。配器民族特色和简洁;人声美到极致,象精致的水晶球般易碎而不敢碰触;——
最理想的是记完谱子之后,整个谱子看上去的清爽干净。
啊。难得有首我听过的 很喜欢 很喜欢。。哈哈
MV点评的好好啊。
隔阵子再去听,感受会不同。
如果看mv,别忽略了精彩的红色的爬山虎和蓝色的墙和风笛
这篇忽略了没写的是色调。
盒子 回复:
四月 13th, 2010 at 13:21
大师有这张专辑可以传给我的不?
伽蓝 回复:
四月 13th, 2010 at 19:29
可以,你在qq群找我我发给你——不过我不是大师啊:)叫我伽蓝吧
求另一首歌。。。
曾经听过一首歌,开始蛮像的,然后是很吵的摇滚,求各位大师告之!
伽蓝 回复:
四月 13th, 2010 at 20:06
这类的进行有很多,不知道你讲的是哪首。例如billyjoel的The Stranger,就是开头和结尾是非常美妙的口哨和钢琴,中间一段癫狂
以前听这歌时总是幻想着应该是穷苦城市的边角,三两个人弹奏着乐曲,一名奇女子伫立在山头唱着..
呵呵,我都落得俗套了.. 真不应该。
伽蓝 回复:
四月 13th, 2010 at 19:56
西班牙加里西亚:早在罗马时代,加里西亚就一直被称为“Brigantium”。那时它是一个边境贸易站,坐落在曼德奥河(Mandeo)入海口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它也曾经作为加里西亚古国的首府,更以悠久的文化和绚烂的艺术而闻名。特别是从中世纪开始,小镇开始步入繁盛时期,最兴旺的时候小镇的辖区得到极大的扩展。阿方索九世(Alfonso IX)统治期间,它与今天位于其西北角的考恩镇(la Coru杄)属于同一城市。那时这座城市是当时的贵族安德雷德(Andrade)家族繁荣的领地。人们对于建造宗教建筑十分热衷,同一时期就有3座哥特式教堂在小镇之中修建,今天使得小镇得以闻名的许多中世纪时期的建筑都是建造于那一时代。除了这一家族,还有许多皇族显贵也被小镇的繁荣和美景吸引到这里居住和度假,因此今天小镇的许多建筑上还留有代表当时那些家族的徽标。特别是在十五六世纪贝坦索斯曾经是西班牙的一座非常重要的港口城镇。小镇更是大兴土木,一时间建造了许多私宅和公共建筑。纳贝拉兄弟(Naveira)算得上是小镇上的知名人物,他们曾经在阿根廷闯荡,后来荣归故里,并且为小镇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今在小镇的中心广场上,人们还为他们建造了一尊大理石雕像。兄弟俩举目远望,代表着故乡的人对小镇未来的憧憬。 但是,由于西班牙海上霸业的衰退等种种历史原因,这里的港口规模不断缩减。现在它只能称为一座近海古镇,距离海岸线已经有23公里的距离了。但是就如同大海有潮起潮落一般,小镇昔日的繁华也曾一度褪去,而现在旅游业又重给小镇带来了生机。每年到了夏季的旅游旺季,主广场附近仿佛小镇眼睛的玻璃窗显得神采奕奕。这一个热情奔放的西班牙古镇早已经准备妥当,带着热闹的节日、集市朝着那些对西班牙历史、建筑、风土人情充满好奇心的客人们张开臂膀。 主广场的建筑群 镇中心的主广场汇聚了小镇最多最美的建筑,新旧时代的建筑交错,特别是具有通透的玻璃落地窗的民居层层叠叠,已经成为贝坦索斯的标志之一。这些古建筑多是在15—17世纪期间建造的豪宅、教堂和寺庙等,其中就包括15世纪哥特式样的本达尼阿宫(Benda朼)。这座建筑现在已经被改建为一座展示加里西亚文化的博物馆。在博物馆附近还有一座罗曼风格的教堂,名为“Pazo de Lanzós”。它建造完成于1621年,正立面装饰精美,特别是4对雕琢精美的立柱十分惹眼。就在它的旁边还有一座建造于18世纪的新古典主义建筑,是当时小镇上的最高宗教法庭。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Church of San Francisco 当时的许多西班牙贵族和资产阶级的信徒追随圣方济会教士来到这里。圣方济会的教士们从14世纪开始在这里建造教堂,因此这些建筑更多地表现出了明显的加里西亚艺术风格。这座教堂就是建造于那个年代,并且在1387年得到重建,是一座基于神学研究和培养优秀教士目的而建造的哥特式建筑。教堂中的祭坛装饰着华丽的浮雕,特别是对于人物自然、朴素、生动的面部表情的刻画,使得雕塑整体看上去端庄而恬静,称得上教堂雕塑中的经典之作。 美食及推荐餐馆 来到贝坦索斯一定不能忘记品尝当地出产的各种美酒。 Restaurant Meson O Pasatempo 电话:981-775022 Restaurant La Penela 电话:981-77327 Restaurant San Andres 电话:981-772044 顺道游 科鲁尼阿(Coru朼)是距离贝坦索斯最近的一个滨海古镇,位于西班牙西北角的一个小海湾中。这个古镇在历史上和贝坦索斯联系十分紧密,曾经为同一城市,古镇中也有许多古老的中世纪建筑。 住宿 Hotel-Restaurant Los Angeles 电话:981-771511 Hostel-Restaurant Barreiro 电话:981-772259 交通 可以乘坐火车从周边大城市到达。 气候及游季 因居于内陆,夏季干旱,冬季温和湿润。旅游旺季一般在夏季。 位置区划 位于西班牙西北角,属于加里西亚省。人口约8 000。
开始的时候没细看乐评,但是细看了视频
看到后来你说的那4:51时,一个qq上的混蛋带着“XXX你妈叫你回家吃饭的”声音提示下线了
然后整首歌的感觉都被破坏了
伽蓝 回复:
四月 14th, 2010 at 14:01
再听一遍,把刚才的覆盖掉
非常好听,,,感同身受,,呵呵
谢谢lZ
这个好像是歌词的翻译,,写的很棒,,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一片破败景象 幽灵放荡歌唱黑色
迷迭香绽放 藤蔓蜿蜒生长
灵魂张望 信仰血色的月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长发的吸血女王 推开尘封的窗
枯树枝影照她的脸庞 清纯如少女一样
她幽怨的声线 与亡灵一起咏唱
心爱的人啊 你是否还记得我模样
我入葬的晚上 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远处横陈的雕像 断臂隐藏在一旁
那是女神的狂想 用中指指示方向
红色的小花开在她的身旁 那是天堂
前面有一处深渊 小河淙淙流淌
鲜血一样的河水 灌溉嗜血的渴望
那是女王的汤盘 盛放变质的浓汤
她会掐断花的脖颈 问它是否哀伤
远方的爱人啊 是否记得我模样
我血流不止的时候 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 日与月璀璨消长 我却只能见到月亮
她有教人沉迷的味道 血红的浓郁和银白的清香
女王低声吟唱 断颈的小花躺在她的脚旁
它们喜欢阴冷的地方 隐藏在深渊枯树旁
每一个死寂的夜晚 聆听血液在地下隐秘的声响
它们喜欢诡异的咏唱 和死灵的歌声一样
唱的是奢想的报复 还是寥落的绝望
远去的爱人啊 你是否记得我模样
当我俯视我的葬礼的时候 为何没有碰上你的目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那里的花是一个模样 都在静静的生长
如果没有静谧的月光 怎会如此阴凉
破败的草地 散发腐烂的幽香
美貌的精灵 在宫殿秘密的徜徉
她们也在思念谁 带着回忆的哀伤
藤曼葱郁缠绕 隐藏复仇欲望
等待那天到来 品尝血一样味道的汤
最爱的人啊 你是否也和我一样
等待爱的来临 我们被一起埋葬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生命肆意生长 暸望无尽忧伤
花朵低头歌唱 歌唱不死主张
拥有曼莎珠华的地方 回忆一定在绽放
远去少年背影 嵌在含泪的眼眶
没人祝福的爱情 不会因此灭亡
有人选择懦弱 有人决定坚强
蓝色忧郁的河流 可否洗刷过往
亘古的约定 可否有人坚守不忘
软弱的借口和随意的敷衍 扼杀了一朵美丽的花
那美丽在等待中枯萎 变成伤 变成恨 变成血腥的渴望
我要找到他 无论他是否变了模样
我会记得他的眼神 曾经那样清透
我会记得他的誓言 曾经那样响亮
我会记得他的背叛 曾经那样让我离去的仓皇
他已经离去 用我温柔又冰凉的掌
他会很幸福 因为没有了我的阻挡
我重新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因为爱 我放弃了自己 又一次 独自在阴暗徜徉
可怜的女王 和她的花儿一样
最终选择独自喝下那一份血一样的汤
亲爱的人啊 不论你去向何方
请无意中想起 你曾经美丽的新娘
伽蓝 回复:
四月 21st, 2010 at 12:28
是,我也转帖过这个歌词。而且我记谱的时候用这个歌词合唱过,还有点契合呢
非常好听,谢谢。。。
很喜欢这种感觉的曲子,期待。。。
伽蓝 回复:
四月 21st, 2010 at 12:28
很高兴你喜欢。这类的推荐很多,慢慢上。这几年主要听非英语系的东西,听后才发现如此的大天大地
很悲伤的歌,我从ST看到了这是歌,也喜欢上了。没想到在我们这也看到了。
刚听前奏,觉得好伤感。
伽蓝 回复:
九月 12th, 2010 at 01:24
西班牙就是个苦大仇深的民族
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感动,这条评论好晚呀。
伽蓝 回复:
九月 12th, 2010 at 01:25
不怕晚,看到了
一个民族的流亡史,就是一部让人敬畏的辛酸史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一片破败景象 幽灵放荡歌唱黑色
迷迭香绽放 藤蔓蜿蜒生长
灵魂张望 信仰血色的月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长发的吸血女王 推开尘封的窗
枯树枝影照她的脸庞 清纯如少女一样
她幽怨的声线 与亡灵一起咏唱
心爱的人啊 你是否还记得我模样
我入葬的晚上 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远处横陈的雕像 断臂隐藏在一旁
那是女神的狂想 用中指指示方向
红色的小花开在她的身旁 那是天堂
前面有一处深渊 小河淙淙流淌
鲜血一样的河水 灌溉嗜血的渴望
那是女王的汤盘 盛放变质的浓汤
她会掐断花的脖颈 问它是否哀伤
远方的爱人啊 是否记得我模样
我血流不止的时候 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 日与月璀璨消长 我却只能见到月亮
她有教人沉迷的味道 血红的浓郁和银白的清香
女王低声吟唱 断颈的小花躺在她的脚旁
它们喜欢阴冷的地方 隐藏在深渊枯树旁
每一个死寂的夜晚 聆听血液在地下隐秘的声响
它们喜欢诡异的咏唱 和死灵的歌声一样
唱的是奢想的报复 还是寥落的绝望
远去的爱人啊 你是否记得我模样
当我俯视我的葬礼的时候 为何没有碰上你的目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那里的花是一个模样 都在静静的生长
如果没有静谧的月光 怎会如此阴凉
破败的草地 散发腐烂的幽香
美貌的精灵 在宫殿秘密的徜徉
她们也在思念谁 带着回忆的哀伤
藤曼葱郁缠绕 隐藏复仇欲望
等待那天到来 品尝血一样味道的汤
最爱的人啊 你是否也和我一样
等待爱的来临 我们被一起埋葬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生命肆意生长 暸望无尽忧伤
花朵低头歌唱 歌唱不死主张
拥有曼莎珠华的地方 回忆一定在绽放
远去少年背影 嵌在含泪的眼眶
没人祝福的爱情 不会因此灭亡
有人选择懦弱 有人决定坚强
蓝色忧郁的河流 可否洗刷过往
亘古的约定 可否有人坚守不忘
软弱的借口和随意的敷衍 扼杀了一朵美丽的花
那美丽在等待中枯萎 变成伤 变成恨 变成血腥的渴望
我要找到他 无论他是否变了模样
我会记得他的眼神 曾经那样清透
我会记得他的誓言 曾经那样响亮
我会记得他的背叛 曾经那样让我离去的仓皇
他已经离去 用我温柔又冰凉的掌
他会很幸福 因为没有了我的阻挡
我重新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因为爱 我放弃了自己 又一次 独自在阴暗徜徉
可怜的女王 和她的花儿一样
最终选择独自喝下那一份血一样的汤
亲爱的人啊 不论你去向何方
请无意中想起 你曾经美丽的新娘
很多话 都在不言中
伽蓝 回复:
九月 12th, 2010 at 01:26
说实话,每次看这个歌词,都不由自主地崇拜万分。这种歌词也能弄出来,还能配上这么美的旋律
还有这么美的主唱,这么优秀的乐队,死定了
毛毛 回复:
九月 12th, 2010 at 01:56
很强大的说,我在宿舍用手机回复,歌词太画面感了,激动的顶顶顶!
伽蓝 回复:
九月 12th, 2010 at 07:22
嘿嘿,半夜惊叫
下载地址在哪里啊???
伽蓝 回复:
十二月 1st, 2010 at 20:58
你用这个办法来下载: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5493334/
歌曲名有没有搞错呢?
貌似歌名搞错了的说。。。。。。
我喜欢这个
听着曲,看着词,想起一些《暮光之城》的画面
因为这首歌偶昨天很早碎鸟
那个女人唱歌的姿态,让人很感动
第一次听是在8090上的那期触爱我的真假王子上。。很喜欢
每次听到这首曲子总会想到曾经的乌鸦电台
这歌实在太美了 难以放下
伽蓝 回复:
四月 29th, 2011 at 21:25
再美的东西都是一个过程,你总要向前走
激励自己 走好
喜欢…………..
下午的阳光很灿烂 回复 2011年07月19日 at 12:26 Edit  
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是因为湖南卫视8090有一期叫《我的真假王子》那期特别火。
为啥我11年才来····
听得 眼泪 飙得一塌糊涂~!
美到想哭啊!!~~~~
愿人间清越,所有悲欢删繁就简;更盼你我一如既往,由内至外地美成一段旷世传奇
被裹在薄纱里的金色丝绸
每当听到这首歌,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背叛和失去的痛,痛彻心扉。
因为风笛,因为这女声,你会喜欢这个乐队的。
一个民族的流亡史,就是一部让人敬畏的辛酸史。。。这首歌让我感动的程度,胜于当时看《放牛班的春天》音乐会视频。。。着迷的无以复加。。。
一个民族的流亡史,就是一部让人敬畏的辛酸史。。。
这首歌让我感动的程度,胜于当时看《放牛班的春天》音乐会视频。。。
着迷的无以复加。。。
这个歌好听的啊~~
直接土豆视频下载:)
又开始写了:)
上面居然还有这么多回复没回,抱歉啊大家,不过时间已经这么久远了,不知道上面的耳朵们还在不在:)

发表评论

Logged in as 伽蓝. Logout »